虽然当时我还不知道,不过耶和华早已在我背弃祂之前就先抛下我了

2020-08-03 科技玩家 76225次阅读 

虽然当时我还不知道,不过耶和华早已在我背弃祂之前就先抛下我了

文/迈可.洛勃森 Michael Robotham

我快一个礼拜没看到梅格了。她今早没去和妈妈团聚会,也没来超市。上次部落格更新是在十天前,所有底下的留言她都没按讚或回话。

我今天下午想去拉克伦的幼儿园外面等,可是因为有送货行程,帕特尔先生不让我去。
总算他让我走了。我把名牌夹拿下来,脱下工作服,放在我通常会放的位置,然后快步经过巴恩斯葛林公园,路过池塘和教堂,左转再右转穿过街道,最后来到克里夫兰花园路。

梅格的车就停在屋外,屋子里的窗帘是敞开的,可是我没看见里面有人。我穿过比佛利路,再走远一点到铁路地下道,然后攀越藩篱,沿着铁轨而行。等我走到她家旁,我爬过矮树丛,站上我最喜欢的那棵倾倒的树。儿童游戏屋外面有玩具,不过落地门是关着的,楼下似乎没人。

我考虑要打她的家用电话,可是我该说什幺?我可以在梅格一接起电话就挂断,至少这样我会知道她在家。我拿出手机,找她的电话。大拇指在通话键上方游移着,再瞥一眼屋里,我注意到楼上窗帘有人影的动静。我等着,静静地看,希望她出现。

她在那里!我鬆了一大口气。她还很健康,还是孕妇、完美的孕妇。她就在厨房里,正打开冰箱门,拿出食材。我放鬆心情、背往后靠着树干,心情又好了起来,可以舒服地呼吸、作梦。

我最大的缺点就是会被人吸引。只要一发现新的人我就会黏上去,渴望交到朋友。那就是为什幺我在梅格旁边总是小心翼翼,宁可从远方观察也不要靠得太近。我知道她的时间表、认识她的朋友,了解她的嗜好和生活节奏。我知道她去哪里买生活杂货,也知道她最喜欢的咖啡店、她的家庭医师、髮型师、她妹妹还有她父母住在哪里,所有关于她的连结与脉络,和她人生中的地理关係和地形图。

我应该会是个好侦探,因为我这个人完全没特色,拥有像水一样的适应力,可以流入任何空间、挤进缝隙,变得光滑又静止,还能反射出周围的人事物。
我从小时候就学到这个技能,以前的我总被视而不见、充耳不闻。我告诉别人我是在寄宿家庭长大的,可是这只有部分是正确的。讲到我的过去,别人只会得知部分的事实和部分时期的我。

我的生父在我出生当天就不知去向了,他把我妈丢在医院里,然后他自己回家打包行李,并把我妈银行帐户里的钱全部领光。谁说现在骑士精神不存在了?
所以一直以来都只有妈妈和我,我们两人相依为命,直到我四岁情况才改变。
当时妈妈开始去上圣经课,成为耶和华见证人,我也必须成为其中一员。从那时起不再有假日、生日、圣诞节或复活节,不过我不介意。
不到一年我妈就和教堂里的其中一位长老结婚了。于是她成了贵夫人,围着她的爱马仕围巾开始顺遂的人生,迷人而完美,总是期盼着提升她的社会地位。我相信她是爱我继父的,他在里兹一间家具店楼上的小办公室做退税工作。妈妈希望他做得更多,督促他、哄诱他,也帮他打好关係网络,直到后来他的生意扩展,我们搬进一间更大的房子。

以利亚出生时我六岁。我爱他,他也爱我。
我成了他第二个妈妈,推着他的婴儿车到处走,用汤匙餵坐在儿童餐椅上的他吃东西。
后来我还帮他打扮,我们在后院的柳树下「结婚」。
他五岁开始上学,我每天都得和他一起走,到十字路口时我得牵着他的手,因为他穿着新鞋蹦蹦跳跳的,想往前跑。我朋友都觉得他很可爱,可是我觉得很窘。

说故事课那天,以利亚带着一座他用鞋盒和厕纸做的城堡。他得用两手才能拿着,城堡的塔楼挡住他的视线,让他几乎看不到前面。
「快点,快点,」他说,雀跃地想赶快去学校。

他在每个十字路口都停下来等待,知道这时我应该会握着他的手。可是一等我们过了马路,他就会跑在前面,城堡的塔楼在他的头上方摇晃着。没人清楚看见接下来发生什幺事。我听见轮胎摩擦柏油地的尖锐刮擦声,然后我转头,看见以利亚被汽车引擎罩撞弯身体又弹了回来。他在空中翻转,有那幺一刻他像是在看着我。纸箱城堡解体打在挡风玻璃上。

以利亚掉落在马路上,他的头朝向另一个方向。最后他是背部朝地,一条腿以奇怪的角度扭着压在身体下。我可以看到有根骨头从他裤子上磨破的洞里穿出来。

「他的鞋子怎幺了?」我问别人。「他不能掉一只鞋子,那是全新的鞋,我妈妈会生气。」

医护人员来了,可是他们没有带走以利亚。他们在他身上盖了毯子,留他躺在街上好几个小时,拍照和访问目击者。人们一直告诉我这不是我的错,是以利亚自己跑到马路上的。

我的父母到现场,继父摘下眼镜,这幺一来他才可以用双手捧着脸哭泣。
这时妈妈一直问我:「艾嘉,妳那时在哪里?为什幺妳没握好他的手?」
「他捧着他的城堡,」我说,可是这不成藉口。

从以利亚死的那天,我就清楚知道上天或命运做了个错误的选择。如果我妈和继父注定要失去一个小孩,为什幺不是我?以利亚的死偷走我们家所有的氧气,不管我做什幺都无法让我爸妈再次好好呼吸。

我可以理解我继父爱以利亚比爱我多一点,可是我不能理解我妈这样。她为什幺只顾着悼念以利亚而忽视我的存在。我想对她尖叫。我想咬她、抓她、捏她,让她对我有些情绪或反应,让她知道我也很重要。

虽然当时我还不知道,不过耶和华早已在我背弃祂之前就先抛下我了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